國際

北京就阿富汗變天表態 塔利班會是雙刃劍嗎?

王毅7月28日在天津会见塔利班代表团

【希望之聲2021年8月17日】(本台記者岳文驍綜合報導)

阿富汗塔利班8月15日進入首都喀布爾用槍杆子攫取政權後,北京表態“發展良好關係”令人關注。此前中共外長王毅7月在天津接待了塔利班高級訪華團。而中共官媒繼續洗白塔利班,也引起部分中國網民的不滿。有評論認為,說塔利班威脅美國安全有點早,其對中共更具風險。


法新社:中共希望與塔利班建立“友好關係”

綜合外媒報導,美東時間8月15日清晨,塔利班武裝分子攻入了阿富汗首都喀布爾,並發聲明要進行所謂的“和平佔領”。阿富汗總統加尼(Ashraf Ghani)及其核心團隊被證實已經逃往塔吉克斯坦。各國使館在加緊撤離。

法新社8月16日發自北京的報導說,在塔利班叛亂分子佔領喀布爾第二天,與阿富汗有76公里長邊界的中共當局表示,北京希望與塔利班建立“友好關係”。

法新社稱,中共外交發言人華春瑩8月16日表示,“塔利班已多次表示希望與中國發展良好關係”。她並透露,中共喀布爾大使館“繼續正常運作”。

在新華微博報導華春瑩的表態中,並沒有“北京希望與塔利班建立友好關係”這句話。但該官媒強調“華春瑩說中方希望阿富汗局勢平穩過渡。”

塔利班在阿拉伯語中的意思是學生,因此塔利班組織也被成為“伊斯蘭學生軍”。穆罕默德・奧馬爾是塔利班組織的創建者。

此前幾年的統治期間,塔利班被視為一個殘暴的政權:屠殺反對者、發動恐怖襲擊、壓迫婦女、進行暴力懲罰,並犯下文化暴行。

2001年9・11事件後,由於塔利班庇護了本拉登領導的基地組織,美國將其定義為恐怖分子。當時,塔利班還是一個整體,尚未分裂為“阿塔”和“巴塔”。


塔利班
中共的秘密關係一直是外界關注焦點,中共在2016年將阿富汗納入“一帶一路”重大基礎設施項目。

中共政府於2019年9月開始與塔利班會談,當時在北京接待了一個塔利班代表團。今年7月底,中共外長王毅在天津會見了塔利班2號人物毛拉阿卜杜勒-加尼-巴拉達率領的代表團,雙方互為承諾。

《大紀元》當時引述分析認為,中共在國際上遭到孤立,它預感到塔利班將重掌政權,所以不管它是不是恐怖主義政權,北京需要把關係加速升溫。雙方互為承諾。主要還是出於經濟利益的考量。

中共官媒洗白塔利班 部分中國網民不滿

阿富汗變天,在中國成為熱話題,8月16日,大陸微博上塔利班的話題爆熱。官媒《人民日報》推出的“塔利班是什麼組織”進入熱搜榜第五。官媒短文中為塔利班恐怖組織“洗白”,稱“塔利班”誕生於阿富汗內戰期間,成員主要來自難民營的學生,最初只有八百多人。並稱他們因得到阿富汗貧民支持實力急劇膨脹。

儘管在中共長年洗腦和官方操作輿情之下,中國網上藉此事批評謾罵美國的聲音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,不過也有不少網友對官媒進行批評指責。有網友認為,給塔利班洗白是最沒有人性的行為。有網友抨擊說:“我真是不理解,是誰剝奪女性作為人應有的權利,誰把人抓起來當街斬首,誰是世界公認的恐怖組織,誰炸毀了巴米揚大佛?”

也有網友批評說,“宗教極端主義一點也不說?砍頭石刑等不介紹下,女人只能露兩個眼睛不說一下?不做個專題了解下塔利班統治下的女人跟性奴的區別么?”“為什麼絕口不提恐怖主義?”

結果該微博僅僅存活了三、四小時,大陸晚上7點查看時已經被徹底從網上刪除。

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16日在例行記者會上所說的中方期待確保阿富汗局勢實現平穩過渡,遏制各類恐怖主義和犯罪行徑,讓阿富汗人民能夠遠離戰亂,等話語也上了微博熱搜。

網友紛紛跟帖質問:“塔利班值得信任嗎?”“真的是阿富汗人民選擇?”

也有網友表示,“塔利班如果是正義的,就不會有那麼多阿富汗人跑了,還把機場給擠垮了!”

還有網友勸說外交部說:“阿塔也是原教旨主義,能去炸大佛這類世界人民的共同文化遺產的會是好東西?!別給恐怖分子洗地了。中國政府不插手,別惹的一身腥。”

另外,中共官媒已連續幾天以滾動報導方式,現場直擊阿富汗喀布爾機場的逃亡潮和人道危機。新華社發表題為《“喀布爾陷落”敲響美國霸權衰落的喪鐘》的評論。

官媒在醜化美國外交政策同時,卻美化塔利班行為,形容塔利班武裝人員進入喀布爾市內是為了“保障民眾安全,維護社會秩序”。


塔利班
是雙刃劍 或與中共翻臉?

知名評論人唐靖遠在視頻節目中表示,中共官媒現在拚命渲染說現在的塔利班已經不一樣了,有所改變了,不過是為自己未來可能承認塔利班政權做一個輿論上的鋪墊而已。

北京獨立學者季風也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,阿富汗問題錯綜複雜,絕非外界看到的那麼簡單。儘管中共外長王毅不久前和塔利班高層會面,其後阿富汗政府被塔利班掌控,但是塔利班高層絕非等閑之輩:

季風認為,“塔利班中共翻臉的可能性非常大,他一旦站穩腳跟以後就會變。因為,唯利是圖是這些政權的本質。中共又害怕阿富汗畢竟與新疆(伊斯蘭教信仰)更親。因為他們是同宗,都是原教旨主義。

季風認為,塔利班組織可能不會和美國及西方國家硬幹,改用政治博弈手段爭取更大的生存空間。

唐靖遠說,我們看到中共宣傳系統正在利用這一點大做文章,將阿富汗政府的失敗歸結為民主制度的失敗,並視為美國領導的國際秩序開始衰落崩潰的象徵等等。這其實是典型的魚目混珠了。我們都知道,美國當初在阿富汗發動戰爭的目的只有一個,就是反恐,緝拿“9・11”罪魁禍首本‧拉登並擊潰基地組織。這個目標早在10年前就已經實現了,當時沒有撤軍是奧巴馬政府的錯誤造成的。

從另一面看,川普和拜登都主張從阿富汗撤軍,最大的目的就是要集中精力應對中共在印太的擴張。雖然拜登這個撤軍的動作很難看,但目前其負面效應主要集中在外交和輿論領域,或者說是面子領域。要說塔利班重新掌權立即就對美國構成了重大國家安全,這個話還有點早。

唐靖遠說,儘管喀布爾撤軍場面讓拜登政府大丟顏面,但在集中精力應對中共威脅這個“里子”層面上,並未受多大影響。阿富汗混亂局面對美國精力的牽製作用是有限的,而且這種牽制還是雙向的,中共同樣被迫分心要應對阿富汗可能出現的亂局。

分析說,塔利班早在6、7月份已經表現出可能擊敗政府軍的明顯趨勢,王毅公開在天津與塔利班會面,實際上就是為未來承認塔利班政權的未雨綢繆之舉。中共不惜自毀形象公開高調抬舉塔利班,背後其實凸顯了中共的深度擔憂:擔心這個極端組織給自己製造麻煩。

唐靖遠認為,儘管中共官方反覆宣傳,說阿富汗塔利班和巴基斯坦塔利班不是一個組織,前者是朋友後者是敵人等等。但實際上阿塔和巴塔的關係,就是一枚硬幣的兩面,至今巴塔還有至少六千多訓練有素的武裝人員在阿富汗境內活動,可見二者的親密關係。所以,現在的塔利班中共來說,更多的是風險而不是機遇。

-國際
-, , , , , , , , ,

© 2021 和ノ心 希望之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