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文教育

20年後的報應

20年後的報應

南宋,信州趙家村一戶趙姓人家,趙某娶妻剛一年。一天,趙母出外探訪親戚並留宿外地,夜裡來了強盜,殺了趙某,搶走財物,擄走趙某的妻子。此案成了懸案,凶嫌始終沒有被抓。

兒子死了,媳婦不見了,從此趙母寡居二十多年,鄉裡人稱她為趙安人。

到了南宋鹹淳年間,建昌軍(軍相當於州)的舉人葉茂卿進京參加會試。某日傍晚途經趙家村。遇到一個老人對他說:“前面很遠處才有客店,村裡有個趙安人家可去投宿。”葉茂卿於是就近投宿趙家。

安人一見葉茂卿,覺得特別親切,眼前的年輕人長得很像她死去的兒子,就留他住宿。趙安人一邊熱情款待年輕人,卻又暗暗流淚,葉茂卿感到有點怪,又不好問什麼。

第二天早晨,趙安人又准備酒菜相待;在葉茂卿臨走前又贈他楮幣(南宋發行的紙鈔)三十束,並一再囑咐,請葉茂卿回途一定要再來相見。

葉茂卿到了臨安(今杭州),中殿試第四甲進士,授官為撫州安樂縣主簿。回程時,葉再訪趙家,並以布匹回贈趙安人。

趙安人十分高興,留葉茂卿住了好幾天,親熱得像一家人一樣。這一次住的時間長,葉茂卿閑步趙家後庭,看見畫像一軸。他問畫的是誰?趙安人回答說:“這是我死去的兒子,十九歲那年被強盜所殺,媳婦亦被擄走,至今不知下落。”說著,淚如雨下。

葉茂卿又問安人兒媳姓氏,安人說姓魏,又把兒媳的年齡、生日、身材和外貌等等特征向葉茂卿敘說一遍。葉茂卿聽了,心中起了問號:這不是我的母親嗎?趙安人又告訴他,兒媳被擄走時已有五個月身孕。茂卿更是吃驚,但沒敢貿然說破,最後與趙安人灑淚而別。

葉茂卿回到建昌,父親葉仲二和母親魏氏見到兒子金榜題名榮歸故裡,高興萬分。葉家親友們也來慶賀,熱鬧了一陣子。

熱鬧過後,有一天,葉茂卿偷偷地將投宿趙家村趙安人家、見到畫軸以及趙安人的話等等一串遭遇告訴了母親。魏氏連忙用手捂住兒子的口說:“你快別說了,要叫那個人聽到了,非殺死我們娘倆不可,他以前就像這樣不知殺了多少人。”

原來葉仲二就是搶劫趙家的強盜。他擄走魏氏後脅迫她為妻,葉茂卿就是魏氏在趙家懷的孩子。

後來葉茂卿到撫州赴任,將此事密告知州。知州設宴,邀請葉仲二到宴,當場擒捕他。葉仲二被押赴司理院審問,二十多年前犯案屬實,懸案水落石出,葉仲二被斬首棄市。葉茂卿恢復為趙姓,和母親同歸信州趙家。

遭難離散的婆媳在二十年後終得以重逢,趙安人又喜得愛孫,一家人歡喜團聚。

-人文教育
-, ,

© 2020 和ノ心 希望之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