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文教育

雞叫城的毀滅

鸡叫城的毁灭

在山東臨邑,有一座名叫“雞叫城”的古城。雞叫城在毀滅之前非常繁華,每天城裡面經商的、賣藝的、趕集的、唱戲的,好不熱鬧。可是人心卻慢慢的變壞 了。一天,王母娘娘下凡變成一位看上去八十多歲的要飯婆,拄著一根打狗棍來到雞叫城。她來到一戶女主人正在做烙單餅的人家門前,說:“大嫂行行好,給我一口剩飯吃吧,我已三天沒吃一口飯了。”烙單餅的女人抬頭見是一位白發蒼蒼的要飯婆,就橫眉豎眼的罵道:“老不死的要飯婆,那有飯給你吃,快走!”這時那戶人家的孩子剛好拉完屎,喊道:“娘呀,給俺擦腚。”這女人便罵罵咧咧的順手拾起張餅給孩子擦完腚後丟在一邊。王母娘娘一見這城裡的人已經壞到這等地步,便離開雞叫城回到了天上。神決定向這個城降下災難。

 太白金星不忍心叫這裡的百姓都遭大難,就裝扮成一個外鄉的賣油老頭,沿街大聲叫賣:“賣油嘍,一葫蘆半斤,兩葫蘆四兩,快來買油嘍!”古代人賣油都是用葫蘆裝的,人們一見這賣油老頭傻裡傻氣的,連加法都不會算,明明一葫蘆半斤油,兩葫蘆就是一斤油,他卻說兩葫蘆四兩油。於是人們紛紛擠上前來買兩葫蘆共一斤油,卻只給四兩油的錢,占他六兩油的便宜。誰也不告訴賣油老漢,他在干虧本的買賣。

這雞叫城裡住著一家姓路的,只有三口人,一個婦道人家帶著一兒一女過日子。她為人忠厚,待人誠懇,不忍心讓外鄉人吃虧,就只買了一葫蘆油,並說道:“老人家,你算錯賬了,兩葫蘆不是四兩油,而是一斤油,你這樣賣下去會賠掉本錢的。”

太白金星見走遍全城也只有這位婦人誠實、善良,便嘆了口氣,順手從衣袋裡摸出個小紙船送給她說:我是太白金星,這個紙船你要隨身放好,危難之時可取出保平安,接著又告訴她“扁擔開了花,獅子紅了眼,沒了雞叫城。”說完轉眼不見了,路大嫂知道這是仙人點化,連忙跪下磕頭。她實在不忍心讓全城人遭難,就把這事告訴了人們。可誰也不相信,有的人還笑話她是大白天說夢話。

這年九月九趕廟會,雞叫城熱鬧極了,四鄰八鄉的人紛紛湧進城來。人群中有一位賣紙花的老漢,肩上扛著一根扁擔,扁擔兩頭扎著兩捆干草,干草上插滿了紅紅綠綠的紙花。他一進城就扯著嗓子喊:“賣花了,賣花了!快來買喲,來晚了沒有了。”他邊喊邊朝城北的土地廟走去,這時他的舉動已應了“扁擔開花”這句話,可憐的人們卻誰也沒在意。

土地廟門口有一對石獅子。快到中午時又來了個賣柿子的,玩耍了半天的人們這時又累又渴,一見又甜又大的柿子都搶著買。其中有個懶漢狼吞虎咽的吃完柿子,順手把柿子皮糊在石獅子的眼睛上,這恰好又應驗了“獅子紅了眼”這句話。

恰好路大嫂這時也帶著她的倆個孩子來趕集。她一眼就看見了賣紙花老漢的扁擔,又轉頭看見紅了眼的石獅。她明白災難就要發生了,她趕快一邊帶著兒女往城外跑,一邊大聲喊:快逃命吧,災難要來了。這時人們紛紛嘲笑她,說她是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路大嫂帶著兒女逃出集市後,狂風大作,烏雲遮天,雞叫城黑的伸手不見五指,接著炸雷撕裂了天空,暴雨像天河決口似的傾瀉下來。路大嫂和她的孩子跑著跑著就見後面漲起了大水,波濤洶湧。這時她想起了神仙送的小紙船她一直帶著呢,便把紙船拿了出來。紙船一瞬間就變成了真船,路大嫂就領著孩子上了船。船兒隨著大水漂啊漂啊,直到暴雨過後雲開霧散才靠了岸。路大嫂帶著孩子上岸後,回頭望去雞叫城已經沉入了水中,身後只是一片水茫茫的窪地而已。全城只有他們活了下來。後來這片窪地就改名叫作“雞叫窪”了。

-人文教育
-, ,

© 2020 和ノ心 希望之聲